免費咨詢電話:400-1022-888
您的位置:首頁 > 成功案例 > 民事案件 > 正文

仲裁一審均敗訴 法援二審來維權

作者:admin 來源:張莉 時間:2017-10-23 16:41:13 點擊次數:1004
案件類型:追索勞動報酬、違約解除勞動合同賠償糾紛
案由:XX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勞動爭議
受援人:XX
受援相對人: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
承辦人:四川元緒律師事務所 張莉
援助機構: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

15选5中奖结果 www.csmlvh.com.cn 案情簡介:

        2011年9月1日至2015年12月10日期間,姚XX在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從事汽車美容工作。在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工作期間,雙方簽訂了勞動合同,姚XX只要完成本職工作,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即應當按月支付勞動報酬。2015年12月10日下班時間,姚XX收到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向起發出的《員工辭退通知書》,要求姚XX2015年12月18日前離開公司。姚XX認為,自己與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簽訂有勞動合同,該公司作為用人單位,其單方面解除勞動關系的行為違法,應當向其支付經濟賠償。與此同時,截止接到辭退通知時,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還拖欠其工資4800元,因與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就解除勞動關系及拖欠工資的事項多次協商無果,姚XX遂先后提起勞動仲裁及訴訟,并于2016年6月3日向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請了法律援助。

辦案經過:
        2016年6月3日,四川元緒律師事務所接受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托(援指字(2016)第1906號),指派張莉律師擔任姚XX與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勞動爭議案件的二審代理人。在那之前,姚XX在仲裁、一審階段都聘請了律師,但其訴訟請求都未得到支持,接受指派后,承辦律師立即仔細研究了仲裁裁決書、一審判決書以及相關證據材料,發現本案爭議焦點系受援人姚XX是否有曠工行為以及四川XX公司是否違法解除與受援人之間的勞動合同關系。在了解案件基本情況后,承辦律師隨即聯系姚XX到律師事務進行當面溝通,并充分聽取姚XX的意見以及訴求。通過面談,以及進一步研究案件法律文書、證據材料,承辦律師又發現,該案在仲裁階段與一審階段提交的證據材料完全一致,但仲裁委以及一審法院均未采信其證據。如何讓現有證據得到二審法院的支持成了擺在承辦律師面前的一大難題。對于這起如此特殊的案件,元緒律師事務所主任謝佳佐也格外重視,多次與承辦律師一起組織本所專業委員會分析案情、研究案件,積極尋找維護受援人合法權益的有效途徑。
       案件進入二審后,為了引起法官對案件的重視,承辦律師多次主動聯絡二審承辦法官并與之積極溝通,除了一審證據的采信,更深入至四川XX公司規章制度的合法性等相關問題。此外,承辦律師亦積極尋找仲裁、一審階段出具證人證言的證人,對本案查清案件事實取得重大突破。
       律師在向承辦法官闡明對案件的意見后,一方面二審的承辦法官也多次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調查核實,另一方面,承辦律師也如愿找到了對查清案件事實有幫助的證人,并立即向法院申請了證人出庭作證。在庭上,承辦律師提交了如下證據:1、證人萬XX、以及陳XX的證言,兩位證人均出庭證明了了姚XX除休息日外均到崗按時上下班;2、《關于XX汽車考勤管理制度》第1.3條規定,證實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存在電子考勤以及手工記錄考勤,但該公司在庭上僅提供了姚連東的打卡記錄,并未提交手工記錄,僅依靠機器打卡無法證實受援人未按時到崗上下班;3、《員工辭退通知書》,該辭退書中載明的辭退原因是,姚XX不參加部門早會、不打考勤卡、拒絕服從班組長和部門主管管理、與客戶發生不愉快導致客戶投訴等。綜上,被上訴人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列明的原因雖有四條,但其并未出示相應證據證明上訴人姚連東存在前述情形。
       處理結果:
       通過承辦律師深入研究案件、積極與承辦法官及受援人溝通并提交有力證據,二審法院最終對該案作出了改判,不僅撤銷一審判決,更支持了受援人的所有上訴請求。判決生效后,承辦律師更主動聯絡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督促其履行判決義務。但該公司卻拒不履行判決,無奈之下,姚XX再次向成都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請法律援助并點援四川元緒律師事務所張莉律師繼續代理執行階段。承辦律師接到指派后立即向成都市雙流縣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最終令受援人姚XX拿到了屬于自己的勞動報酬,四川XX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也為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伸張正義,為民申冤”,收到相應款項后,姚連東隨后不僅給法律援助中心,也給本所送上錦旗,以示對四川元緒律事務所及承辦律師的感謝及贊揚。
       點評:
       本案為用人單位違法解除勞動關系的勞動爭議糾紛。案件中用人單位按照勞動合同約定支付工資是其法定義務,在勞動者已按照合同約定方式提供了相應勞動的情況下,用人單位理應按照勞動合同和國家規定,向勞動者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此外,用人單位單方面解除勞動合同違法,其應當依照《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經濟補償金標準的兩倍向勞動者支付的相應的經濟賠償金。根據受援人姚連東提供的相關證據及其對勞動過程事實的自述,承辦律師認為,就本案待證的法律事實而言,無證據證明受援人姚連東曠工,故用人單位以此辭退姚連東沒有事實依據。
       基于以上事實及法律規定,在承辦律師的努力下,最終促成了二審改判,并得到完全執行,最大限度地維護了受援人姚XX的合法權益。